市值1.4万亿港元 一杯咖啡让红杉决心投资快手

持股12.648%,38岁的宿华已身价超百亿。与宿华等创始团队共享资本盛宴的,还有快手背后共投入近70亿美元的诸多机构股东。

文:柴佳音

来源:东四十条资本

原标题:市值1.4万亿港元,快手IPO:38岁宿华身价超百亿,一杯咖啡让红杉决心投资

3亿“老铁”捧红的快手,上市了。

2021年2月5日,“短视频第一股”快手登陆港股,该股高开193%,报338港元,对应总市值1.38万亿港元(约合人民币1.15万亿元)。

这是一场始于下沉市场的狂欢。“中国整个人口结构里只有7%人口生活在一线城市,93%人口不在一线城市,平均人的属性当然是二三线人属性。”快手创始人兼CEO宿华曾表示,中国是非常多元的社会,不只有北上广深这样光鲜的一线城市,还有广袤乡村田野,那里有蓝天白云。

持股12.648%,38岁的宿华已身价百亿。与宿华等创始团队共享资本盛宴的,还有快手背后共投入近70亿美元的诸多机构股东。

快手招股书显示,IPO前,腾讯持股为21.567%,五源资本持股为16.65%,DCM持股为9.23%,DST持股为6.43%,百度持股为3.78%,红杉资本中国持股为3.35%。

“快手是我投资工作中遇到过的飞速增长的平台当中很罕见的在相对早期就以一种符合中国人口分布的方式自然增长的产品,这种特征背后所蕴含的强大生命力,也是我们当年决定投资很重要的原因之一。”红杉资本中国基金合伙人曹曦对投中网表示,“能目睹和亲历这样的公司成长,是非常幸运和幸福的。”

10年,程序员身价百亿:一杯咖啡让红杉决心投资,早期投资人回报超200倍

2011年,伴随着微博等社交媒体发展而成立的快手GIF,最初的产品定位是移动端GIF图制作工具,为用户制作易分享和传播GIF图片。

“从用小霸王学习机写代码开始,我写程序写了大概22年,我觉得程序是人类的思想和灵感最美妙的表达方式。”最初,程序员宿华或许未曾预料到,10年后的他将凭借这一APP身价百亿。

2012年,快手获得五源资本200万元天使投资。2013年,五源资本再次出手,在A轮向快手投资130万美元。

2014年,看到了短视频红利的宿华也意识到了未来的人口红利,去掉了“GIF”标签的“快手,以短视频平台的身份,正式进入大众的视野。

那一年,DCM领投了快手的B轮融资,以6000万美元的融资前估值投资1500万美元,五源资本、腾讯投资跟投。

投中网了解到,根据IPO前的快手市值估算,自DCM首次投资以来,公司估值已增加750倍。此时,DCM VII基金的投资回报或将超200倍。

DCM中国创始合伙人、董事合伙人林欣禾对投中网表示,投资之时主要看好快手的三方面特质。首先,快手只做8秒钟的短视频。“这让我想起来微博的140个字。觉得快手很像视频版微博。”其次,快手专注于非主流人群社区。“都是青少年在发在玩,社区感很强。”最后,快手团队做产品很克制,想清楚不做什么。“当时他们只做8秒视频,只瞄准青少年,只做内容生产消费。”

2014年5月,曹曦在长安街边的一个咖啡厅里第一次和宿华、程一笑见面。

“两个人都是工程师+产品经理的背景,而我在做投资之前也是产品经理,所以我们两个多小时里聊的都是产品,当时对快手的第一直觉是:这事情做对了,要变成大东西。后面我们也很快给出了投资意向。”曹曦回忆称。

那时,曹曦对宿华和程一笑最深刻的印象是:简单直接,务实,朴实,看待问题本质、深刻,思考方式很第一性原理,对产品、内容、用户充满了热爱。“两个人就像互联网界的巴菲特和芒格,配合默契,互相成就。”

见面后不久,红杉资本中国便向快手给出了投资意向。“当时我们也看了其他家短视频平台,但我觉得快手有‘大成’的可能,这是一个no-brainer的判断。”曹曦告诉投中网。

除了看好创始团队外,曹曦做出投资判断主要源于快手的三点优势:第一,知行合一,有做成大东西的可能性;第二,普惠和去中心化带来旺盛、持久的生命力;第三,对移动互联网和短视频成为基础设施和生活必需品的趋势判断。”

低调狂奔的“短视频第一股”:平均每年融资一次,股东背景豪华

2015年,随着智能手机的普及和移动流量成本的下降,快手大规模“杀入”市场。快手官方数据显示,2015年6月到2016年2月,快手用户从1亿涨到3亿。

2015至2016年也是快手在资本市场加速奔跑的开始。2015年1月,快手完成1.3亿美元B+轮融资,投资方为DST Global、五源资本及红杉资本中国。2016年3月,快手完成1.285亿美元C轮融资,投资方为百度投资并购部、CMC资本、腾讯投资及光源创投。

“和快手的创始团队交流时,其投资团队印象最深的便是创始团队对于创业初心和平台价值观超乎寻常的坚持,以及对于主流大众人群的深刻洞察。”CMC资本对投中网回忆称,“普通人的生活也有人在意,用户能在快手上表达、得到关注和幸福感。不管公司后来在发展中遇到顺境还是逆境,挫折还是诱惑,这个初心和价值观始终没有改变过。”

在CMC资本看来,这些坚持在当时的各在线媒体和内容平台中可以说是独树一帜,也恰恰抓住了短视频发展早期的核心挑战——没有足够的内容供给。

快手在内容生产上易于上手的体验、平等的流量分发原则和智能化的内容推荐引擎,使得内容的创造者非常愿意不断贡献优质的内容,并通过平台推荐给合适的观众所看到和关注。

2017年1月,快手MAU突破1.5亿,DAU突破5000万。2017年4月,快手注册用户超过5亿,快手日活跃用户6500万、日均上传短视频数百万条。

那时,快手的融资额也在迅速递增。2017年3月,快手完成3.5亿美元D轮融资,投资方为腾讯投资、红杉资本中国、顺为资本、CMC资本、Tiger Global Management。

“快手一直是个相当低调的公司,在2017年时因为媒体的报道浮出水面。”CMC资本对投中网表示,“许多生活在大城市的人来说不能完全理解平台上的内容和用户的心态,当时产生了较多的争议。我们觉得这恰恰反映了快手的价值所在,平台代表的反而是中国最普遍最主流用户的生活、喜好和声音,这些之前在一定程度上是被主流的在线媒体所忽视的。”

近90%网民涌入短视频:竞争惨烈的赛场中,“快”才是王道

2018年是短视频爆发的一年,也是短视频平台快速成长的一年。

快手也在风口之上再获资本的青睐:2018年7月,快手完成E轮融资,投资方为腾讯投资、红杉资本中国、五源资本、DCM中国、DST Global、顺为资本、CMC资本。2018年末,快手官方宣布DAU超过2亿。

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快手并没有对手。“南抖音北快手”,甚至是在和抖音共同高速发展的期间,双方都是错位竞争。

然而,2019年6月,宿华给全体员工发了一封内部信,称目前快手看起来不错的数字背后,存在深深的隐患。宿华指出,快手已经不是跑得最快的那支队伍,在长大的过程中,肌肉开始变得无力,反应变慢,与用户的连接感知在变弱。

实际上,2019年起,短视频赛场高手云集,竞争惨烈,快手要面临的对手已不仅仅是逐渐渗入下沉市场的抖音。“我们对现状很不满意,松散的组织、佛系的态度,‘慢公司’正在成为我们的标签。”宿华称。

快手开始求变。

2019年6月,快手召开闭门交流会推出政策扶持MCN机构。2019年7月,快手开始对快手小店商品收取5%服务费,含佣金推广信息的商品收取50%服务费,并将其100%用于商户成长奖励金。2020年5月,快手与京东零售签署战略合作协议。

2020年8月,快手电商宣布订单量超5亿,电商日活突破1亿。12个月内,快手电商累计订单总量仅次于淘宝天猫、京东、拼多多,成为电商行业第四极。

蜕变中的快手并未停下融资的脚步:2019年8月,快手完成E+轮融资,投资方为中网投;2019年12月,快手完成F轮融资,投资方为腾讯投资、红杉资本中国、淡马锡、云锋基金、博裕资本;2021年1月,快手完成Pre-IPO轮融资,投资方为Capital Group、贝莱德、加拿大养老基金等。

招股书显示,直播、广告和电商是支撑起营收的三大主要来源。2020年前9个月,快手营收为406.77亿元,上年同期为272亿元。2020年前9个月,快手亏损89.42亿元,上年同期期内利润为16.63亿元。

快手表示,亏损扩大主要是由于致力扩大用户群和提升用户参与度、提高品牌知名度及发展我们的整体生态系统,导致销售及营销开支占总收入百分比增加。

CMC资本则对快手未来的商业变现充满了信心。

“在我们投资之前,快手没有花过一分钱市场投放就做到了2000万左右的日活用户。”CMC资本告诉投中网,“不同的推荐算法与逻辑,导致快手长尾用户粘性更高、关注属性更强。快手一贯坚持的去中心化的阳光普照式的‘普惠’机制让快手的直播电商业务发展更加健康,未来也将具有更大的商业化潜力。”

从行业角度来看,正如快手投资人所见,短视频时代,正在来袭。

2021年2月3日,CNNIC发布第47次调查报告,报告显示,截至2020年12月,我国网络视频(含短视频)用户规模达9.27亿,占网民整体的93.7%;细分后的短视频用户规模则为8.73亿,占网民整体的88.3%。

“现在来看,短视频已经发展为一种基础媒介,和报纸广播电视以及网站一样,更深入地满足了所有人对信息有效传播的刚需,不过在内容丰富程度、传播效率和影响力上,短视频相比其他形式已经实现了指数级的增长。所以在未来相当长一段时间,短视频应该依然是一个处在扩张期的赛道。”曹曦称。

“在快手,可以看见每一张面孔,每一种生活,看见人间烟火,从而看见更广阔的中国。”曹曦表示,“在一个个具体而细节的“小”当中,我们能真切地见到“大”的意义,于无声处听惊雷。”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